反诈警官老陈:为躲网暴辞职,网暴却一点没少

来源:齐鲁晚报

从“反诈警官老陈”到“普通人老陈” 为躲网暴辞职,网暴却一点没少

到5月8日,“反诈警官老陈”辞职已整整一个月了。

“老陈”其实并不老,今年也就45岁,但他喜欢别人喊自己“老陈”:“老一点,成熟一点,接地气一点”。

“老陈”本名陈国平,辞职前是河北省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的一名反诈民警。

去年9月,“反诈警官老陈”通过网络直播与多位主播连麦宣传反诈,并以“您好,我是反诈主播,请问你是什么主播”的开场白,迅速登上热搜话题榜。

在直播中,老陈曾经一直是“顶流”一样的存在。“您下载国家反诈中心App了吗?”在直播间,当时身着警服、一身正气的“反诈警官老陈”向主播们发出了“灵魂拷问”。原本是“正经”的反诈宣传,因为民警和网红主播的对比太鲜明,“反诈警官老陈”火出圈。数据显示,“反诈警官老陈”的账号曾单日涨粉181万,在抖音上,老陈有577.1万粉丝。

在与众多抖音主播互动后,国家反诈中心App持续保持下载量第一。

不过,今年4月8日,老陈正式从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辞职。“主要还是因为之前流量太大,感觉在风口浪尖上,我一句话说得不合适,就会给单位造成麻烦,所以就想干脆辞职。”老陈说,辞职之后不会带走“反诈警官老陈”的账号,自己准备以个人的身份去做公益。

这已不是老陈第一次饱受舆论困扰。早在去年9月8日,老陈就曾发布朋友圈告别视频,宣布停止一切直播,而停播原因,也是网络直播带来的压力。

辞职后的这一个月里,老陈读书、睡觉、喝茶,和网络上的喧闹不同,生活中的老陈其实是个有点“闷”的人,他能在家里一待就是一整天,不下楼,也不怎么说话。

“之前都是用下班后的业余时间做直播,太累了。嗓子一直是哑的,眼睛也红。腰椎、颈椎都出问题了,身体消耗得很厉害。现在不用上班了,休息一下也挺好。”老陈想了想,又补充了一句,“如果不看网络上的那些评论,生活还是很好的。”

不过,因网暴辞职后,老陈并没得到想象中的清净:相反,网上的各种舆论像是一张网,紧紧地箍住了他,即便是做了很多次心理建设,老陈还是不能适应。

日前,记者对话老陈,跟他聊了聊脱掉警察制服后,作为“普通人”老陈的这一个月的生活。

以下为陈国平的自述。

对网上的谩骂

曾试图努力不去看

一个月前辞职的主要原因,其实就是网络暴力。因为警察的特殊身份,我在网络上火了之后,受到很多攻击,还有人去单位举报。考虑到给单位、组织添了不少麻烦,我今年3月底决定辞职。

以前没有火,大家不怎么关注我,现在火了,对每一句话、每个字眼都要去研究,万一说错了,风险性就加大了。

可能我一句话说错,或者我自己对某事的理解和网友的理解不同,就会导致一些负面影响。感觉自己时刻处在风口浪尖上,压力特别大,所以就想干脆辞职,以后自己担责。我想以一名普通人的身份,继续配合公益机构做反诈与公益宣传。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。

没想到,我脱去了警察的制服,还是会被网暴。作为普通人,网暴也一点都没减少。

感觉网上有些人天天追着我不放,每一次都追着评论,说各种难听的话。尤其是一些营销号,发的东西没经过任何采访和求证,但好多人就信他们胡说。

后来我才听说,他们就是故意追着热度走,故意发一些不实的东西吸引眼球,然后把这个号“养肥”了再卖掉,我不知道这个说法的真假,但也希望大家在关注一些视频号、公众号,听一些所谓的“大V”发声之前,也要注意辨别,不要随意被他们带节奏、带情绪。

网上的这些谩骂,我曾经试图努力不去看,但有时候看两眼,心情也很受影响。

比如我早上一开手机,后台好多@我和私信我的,我真是无语了。有几天我很忙,就坚持没看手机,心情就挺好。但是在家里,有时没忍住看一眼这些评论和私信,就觉得很气愤,但也不能回骂,也不能发脾气,只能在心里不舒服。

骂人的话有很多,甚至还有博主说我“曾经头顶光环,现在成了落汤狗”,我怎么就成落汤狗了呢?

有个事,我一直想不通。我辞职的时候计划做公益,但是我刚说了这个事,就跟捅了马蜂窝一样。有些人觉得我做公益,就是骗钱。我不知道我动了谁的蛋糕。我现在都不敢说做公益这件事了,因为被骂得太惨了,就好像我犯了多大错误一样。我现在都不敢发声了,好像我说什么都不对。对于这件事,我怎么都想不通。

我也经常劝自己,如果改变不了环境,就只能去适应。只要自己做的事情不违法乱纪、不伤天害理,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。

直播收益全捐出去

我真的没有挣钱

和单位开通的官方号“反诈警官老陈”不同,我还有个人号——“老陈生活号”,这里不仅有反诈宣传,还有公益宣传以及一些生活类的聊天视频等。

辞职之前,我用“老陈生活号”参与公益直播,正在连麦PK时,一位神秘的网友接连赠送了333个嘉年华礼物,总价值近一百万元。我当时就宣布,收益全部捐赠,并上传了捐赠证书。

我的所有直播,收益都是完全捐出去的,都进行了公示,清清楚楚,经得起查。而且我此前是警察,作为一名公职人员,我怎么可能去贪污这些钱?就算是我有心,只要敢动这些钱,一定会被抓起来,这是很简单的逻辑问题。

我儿子今年十岁,前几天他还问我:爸爸你挣钱了吗?你挣钱了咋不拿回家里?

我说我没挣钱,儿子说,你没挣钱,别人怎么那么说你。

我可以说,我是目前互联网上“最穷”的网红。实事求是地说,我没有通过直播挣到钱,反而搭进去了不少钱。

因为出名后,好多人找我求助,我自己还往里垫了一些钱。有个退伍老兵,被骗去传销了,我借给他钱;还有个困难大学生,没有生活费,我给他转过钱,现在这个大学生打的欠条还在我这里。

作为基层办案民警,我之前的主要工作是破案,平时正常上班,因为电信诈骗一般都不在本地,基本上一年365天,我有200多天都在外边出差。因此一般是在周五和双休日等业余时间直播。

我们直播没有固定时间,平时直播一场一般3个小时。直播是宣传工作,利用下班的业余时间进行。我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搭进去了。

我可以拍着胸脯说,之前我的工作问心无愧,我敢自豪地说,以前作为警察,我挺为人民服务的。

辞职后这一个月

热度没掉

辞职时我觉得,没了警察这个身份,就没有了光环,会失去很多。但是,做什么事情也相对比较方便,也不用再怕给单位带来麻烦。我也并不觉得辞职多么可惜,之前属于被流量裹挟了。

我觉得我现在还顶不住喷。挣钱其实是一件很光荣的事,挣钱并不容易,不挣钱,难道靠着社会福利救助吗?挣钱就需要付出劳动,挣了钱之后还可以纳税,税收可以帮助更多的人。

感觉我挣钱就像是有罪一样,有时我被骂得生气了,就想,等我哪一天有空了,心情好了,我就真的去挣钱,我挣钱怎么了?我觉得我会更多地回馈社会,有能力就要帮助别人。

我都快50岁了,就算是让我花钱去享受,我还能享受啥?

辞职的时候,很多人说我,“你以为是你火吗?是你那身警察衣服。没了这身衣服,你啥都不是”。他们觉得,没了警察的身份,我也就没有了热度。

还有人说不要觉得自己很厉害,其实这些都是平台带来的。我觉得平台有作用,个人也要努力,要不为什么平台是一样的,但不能人人都火?

辞职之后,我开了三次直播。第一次就是跟大家聊天,说一下辞职的原因、以后的打算;第二次就是跟大家做个段子预告;第三次也是发的段子。

辞职之前,直播间有一两万人,现在直播间大概有5万人,最多的时候同时在线18万人。毕竟我做的事是对得起良心的。

说实话,我为啥直播少,还是因为没找到好的内容。我的身份变了,不再是警察,因此我不能用以前的方式去直播了,做了也没有人看。

我的感受是,互联网还是内容为王,其他的都是假的。不过我最近突发奇想,想在新的直播内容中,把我的经历记录一下,就是成为自由职业者的第多少天,不过这个还是想法,目前还没有实践。

就算以后不火了

我也觉得正常

也有直播机构找到我,想要签约,但是我都回绝了。因为他们大都是以利益为主,之前也有公司通过猎头找到我,年薪几百万招聘,我也拒绝了。因为我是做反诈的,坚信一个道理,买的没有卖的精,天上不会掉馅饼。给我这个待遇,就意味着我要给他们带来更多利益。

我说算了,我还是做自己吧,就当老陈。

好多人觉得,我火是很突然、很偶然的事情,其实不是,因为我在连线之前,有了很多年办案的积累,我知道哪些内容是干货。

目前我的生活还不成问题,我现在也给一些机构和企业讲课,有些是有费用的,有些是公益的,主要也是看对方有没有这个经费,这些基本能保障我的生活。

我挺感谢家人的,我媳妇从来不给我压力,她就算有意见也不会说,因为她觉得我现在压力已经够大了。我媳妇说想辞职就辞吧,实在不行咱们把房子卖了回老家去。可是,作为男人,我也得承担起家里的生活,毕竟我们还有房贷。

未来会不会一直有老陈的流量和热度?我觉得顺其自然。

一开始我做反诈视频,就没想那么多,现在更不会想那么多了。即使以后没有流量了,我也觉得正常。

未来还是会慢慢找适合我做的东西,也许流量不会很大,但也不会很差。

我这个人是比较倔强的,以前也遇到了很多困难。开始接触视频,什么都不会,也遇到很多风言风语,这些我都坚持下来了。现在虽然困难,但基础是好的。人还是得挑战自己,人生的意义是啥?我觉得人生经历是最有价值的。

就算以后不火了,我也很知足。

首席记者 郭春雨

 
 

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:***;合作及投稿请联系:1500538478@qq.com

赞助商